空手道断水刘大师兄是赚钱还是教育

空手道图片      

空手道断水

       刘大师兄是赚钱还是教育鄙人是一名跆拳道教练,就目前关于幼儿是否适合习练跆拳道想发一些自己的看法。
      我从事跆拳道教练工作有几年了,以前也教过空手道和武术,接触过的学员很多,成人的也就不说了,我想说的是幼儿习武。3到6周岁应属于幼儿时期,这一阶段孩子的骨骼发育还不健全,其稳定性、协调性根本达不到习武的要求,而且这一时期的孩童主要靠的是模仿能力,而没有自身的理解能力和想法,同时其自律能力相对较差。我也曾经带过几个幼儿,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对于课堂的纪律根本做不到能够有秩序的完成每一步的教学,而且对于动作的理解很差,即便是手把手的教也很难做到比较规范。这说明这一时期的孩童更主要的就是游戏,而不是一板一眼的上课。通过我的这段时间的教学,我发现对于以前我觉得教练工作很简单,告诉你方法和技术,接下来就是徒弟或学生的自行修炼。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我轻视了这项工作,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又是作为学生,是急不得,打不得,自己课前的准备基本用不上,自己的方式方法根本无法灌输给孩子,他们也不能理解你的想法,好点的是模仿,顽皮的在课上就自己跑了去玩了。这种现象也包括一些已经上了学的低年级小学生。而且,我也在这时理解了幼教工作的辛苦。我只是兼职教练就如此难以施展自己的抱负,何况那些以此为生的教练又如何面对呢!
       由此我回想起自己习武时的往事!我六岁习武,也不能算是传统的武术,而是比较适于实战的技击术,以擒拿,格斗为主。这也是迫不得已。祖父曾是一位黄埔军人,1933年考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其前身就是在广州时期的黄埔军校。由此开始了他十五年的军旅生涯,期间他久历战阵,磨练出来的是死中求生的搏击技能。47年国家裁军,祖父退伍回到老家,他当时已是陆军少将。由于国难,我的父辈出生比同族的平辈人都晚。更是由于历史原因四九后祖父未敢把自己的武艺传给家父这辈,直到72年祖父从监狱出来,见到了堂兄、家姐、以及几年后我的出世,加上文革结束祖父才敢隔代相传。对于我们兄妹三人,祖父的教导和训练是极其严格的,练不好,偷懒就是打和饿饭以及体罚。我是因为祖父当时年岁已大,感觉时日无多,才决定提早两年开始训练的。祖父的训练方式完全是黄埔军校的课程方式,早上五点半起床,六点准时集合,跑步,出操,马步,以及协调,力量和速度的训练,说实话只差射击训练了。那时候我们三人挨打是家常便饭,早上练一个半小时,哥哥姐姐去上学,而我则休息半小时,八点继续训练。步法,摔打,擒拿,格斗,甚至棍术,拼刺我全要学。若干年后我看到以色列军人枪术格斗发现很多和祖父交给我的完全一样,只不过人家有自己的更新,后来我才知道祖父35年曾在庐山军官训练团受训一年半,教他枪术的是当时纳粹德国的军事教官。
       我跟随祖父学了三年多,祖父就去世了,临终前拉着我们三兄妹的手对我兄姐说要让他们继续教我他交给他们的武艺。我很怀念我的祖父,就是习武使得我日后生活中变得坚强。可惜哥哥姐姐把他们所学基本交给了我,只有姐姐留了一手祖父的绝活,就是接骨。原因是我小时侯好打抱不平,家附近的孩子欺负人我都会出手相救,而且出手重,手黑。给家里带来了很多麻烦,父亲一怒之下开家庭会议郑重告诉姐姐不许教我接骨,他怕我惹了麻烦再学会接骨,漏子指不定会捅多大。因此这手绝活在数年前姐姐过世的时候被她带走了!即便这样,幼年祖父那种军队似的习武教学方法始终刻在我的脑中,在日后我习学空手道和跆拳道时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但是在初时,我也只是一味的模仿,祖父的严厉改掉了我很多不好的习武习惯。
      我说这些,不是证明我多么历经辛苦,而是我想想说,今天我们作为跆拳道教练,能像我祖父那样训练我们的学生吗?你这样训练那个家长和孩子会接受?尤其是六岁以前的幼儿。而不这样训练只是一味的哄着他们玩,那是对武术的亵渎,也是对家长所付出的金钱的不负责任。大家都是上班族,辛苦挣钱,养家活口,拿出这些学校之外的学习费用很不容易,我们难道就是要看着那些四五岁的孩子,踢腿不想踢腿,打拳不像打拳吗?不是我们的水平,是孩子没有到这个年龄段,他很难接受你的灌输和训练,我不否认有个别现象,但是大部分孩子都是这样。回想一下,你我自己在四五岁的时候在做什么?撒尿和泥,放屁嘣坑呢吧!
      有人说可以教他们礼仪礼节,我请问你能把他们教的和日本韩国那样见面不管任何场合都会鞠躬行礼吗?能教的他们见到长辈和前辈谦逊行礼吗?你不能,我也不能,举国皆无此类气氛,学堂均无如此之教育,指望咱们几个跆拳道教练就能改变大环境吗?在道馆他们可以做到,在社会和学校你觉得他们会做到吗?别忘记那是大环境,我们是小环境。
      习武必须严格,必须狠。要想人前显贵,必须背地里受罪。这句换什么时候都不过时。六十年大环境的变化,不是我们一时半会和几个跆拳道教练能改变的。
      自古拜师是有规矩的,父母送子拜师是要有保人,引师做中间人的,是要和师父签订协议的。在学艺期间任凭师父处罚甚至打骂,因这些受不了而出逃的徒弟在外面死走逃亡与师父无关,家长承担责任。什么是师父,师父不是师傅,师父等于这个孩子的另一个父亲。严师出高徒,我深深理解这句话。我也遭到过家长的投诉,原因打骂学生,可是我认为我没错,我是为了不让你白花钱才这样做的,如果我只为了钱,我大可不必这样训练,一个半小时的课程,我很轻松就能度过,还能挣到钱,但是我那样做就是亵渎武术,就是对不起学生,对不起你家长辛苦挣来的钱,哪怕你的钱来路不明,至少也是你委曲求全一点点熬到今天才挣到的,其中之辛苦你家长心知肚明。
       所以我反对很多道馆不考虑实际,只为赚钱招收幼小的孩子,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是对家长的欺骗,是对武术的亵渎!不要跟我谈日本韩国的教育,那是我们至少不改变现状下几个世纪也难赶超的。
       和大家交流,希望畅所欲言。

  • 武痴提示:
  • 1·收藏并转发给好友,这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 2·QQ群-5210915 公众号-!
  •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金昌龙跆拳道

    下一篇:跆拳道教练培训

    我要留言

    *

    *

    ◎欢迎留言,与万千道友共分享!